妈妈村中淫事

我家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山村里,爸爸是农民,妈妈是家庭妇女,兄弟姐妹4个,我是老大,我们村算得上比较贫寒,因为穷,村里半数以上男子是光棍,在我15岁的时候,一次交通意外,爸爸去世了,肇事司机跑了,家里一下子断了经济来源。自从爸爸去世后,妈妈本想带着我们改嫁,可村里人自己都比较贫穷,谁还敢去娶带着4个娃的婆娘。没办法妈妈只好做些农活来勉强度日,村里的男人,光棍啊就有空没空来我家串门,小时候的我还不知道,后来长大了才知道,他们是为了我妈妈,我妈妈叫王春梅,那时候40岁左右,容貌虽然看起来一般,但长得丰满健硕,上身较为宽阔,与之匹配的是又肥又圆又大的奶子,她的腰身白皙肉感,有少许赘肉,大粗腿支撑着她那翘起浑圆肉感十足的肥腚,每个男人见了都没法淡然的离开她身体,加上她的大肥奶和大肥腚,村里的光棍心里念头应该都是狠狠的操她。为了这一家,妈妈只能靠身体来换取温饱,记得隔壁有个光棍叫黑牛,家里没钱,40岁了还没娶上媳妇,黑牛经常帮妈妈干农活,有次中午我去田里找妈妈有事,远远看到黑牛拉着妈妈进了田里的小棚子里,我悄悄靠近看到黑牛抱着妈妈,手在摸妈妈屁股,听到他们的对话,虽然声音很小,但是我还是能听清楚。「宝贝儿,干了一上午活了,我下面早就忍不住了」黑牛淫笑的说着。「牛哥我们原来不是说好了,你帮我干5次活,我给你一次,还没到呢」妈妈有些生气的说。「今天我实在忍不住了,先下火要紧」说罢,黑牛一把拽过妈妈吻着,舌头肆无忌惮的在妈妈的最里面搅动,双舌缠绕,大手上下挥动,抚摸着妈妈的大屁股,然后慢慢把妈妈的外裤和内裤脱了。「你怎么这样啊」妈妈无力的挣扎着。「知道你想男人了,下面都流水了」黑牛说着掏出了大鸡巴,好么这鸡巴足有八九寸这么长,又黑又大,黑牛吐了点口水在龟头上,让龟头湿润,「春梅,可惜你上环了,本来一定让你给我生个小牛,哈哈」说着黑牛把被子放到地上,把我妈放在被子上,分开大腿,把大鸡巴放在我妈的屄门,蹭来蹭去。我妈双眼望天,两个大奶子散落在胸口,奶头直立。黑牛用鸡巴一下一下摩擦我妈的屄门,我妈呻吟着,屁股耸动着。黑牛慢慢地向我妈的屄里插进去,我妈的屄水一点一点流出来,顺着她的屁股淌下来。我妈叫「慢点,你的鸡巴太大了」。黑牛说「生过4个娃还这么紧,老子就喜欢你这浪穴」。我妈很快呻吟:「啊啊啊……牛哥……啊啊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啊啊啊……你慢点……啊啊啊……操死我了……操死我了……」,我妈的屄水喷发出来,屁股向上一拱,又吃进去一截牛哥的大鸡巴,然后惨叫一声,瘫在床上,伴随着轻微的哼哼声。黑牛抓着我妈的大腿,慢慢地干我妈。我妈哼哼唧唧地,我妈攀上了一个又一个性欲的高峰。黑牛放开我妈大腿,趴在我妈身上,一手抓住我妈的大奶子,嘴对嘴亲着我妈,同时加快了速度,像打桩机一样,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。突然黑牛把我妈抱在怀里,屁股向前一耸,我妈的头埋在黑牛的胸口,发出凄厉的叫声,黑牛低沉的嘶吼,大腿紧紧抵住我妈的身子,保持这个姿势,射进我妈的身体。过了一会儿,妈妈起来拿清水洗着下体,黑牛起来还想再干一炮,我妈推开他,说过几天,不然以后不要他帮忙干农活了,黑牛无奈,起来系裤子。我本想上去打黑牛,后来一想,也打不过他,家里农活也要靠他,就悄悄离开,回了家。除了黑牛,要数村长来我家最勤快,村长是个50多岁的老头,不过年纪虽然大点,但身体股很硬朗,身上都是腱子肉,村长家应该是我们村最有钱的,他儿子在镇上开个厂子,村长每次来我们家总会带点糖果,饼干。他来时,坐一会儿,妈妈就会让我们出去玩。有次我玩了一会儿,发现无聊就想回去,回去发现门锁了,我从内屋窗户里看到妈妈正采取蹲姿骑坐在村长身上驰骋,两人的结合部传来「扑滋扑滋」的水声。妈妈一头乌黑如云的长发在空中飞舞着,浑身上下香汗淋漓,雪白的肌肤因为兴奋而变成粉红色,微张的小嘴里发出销魂的娇吟。身下的村长也张大嘴巴喘着粗气,两只干枯的皱巴巴的手紧紧抓住妈妈雪白浑圆的乳房:「小骚货……小心肝……爽死了……再快点……」妈妈知道他快要丢精了,于是双手撑在村长肩膀上,鼓起余勇,雪白的肥臀近似疯狂地上下起伏,紧暖湿滑的小肉洞紧紧地裹住村长的肉棒飞快地套弄着。村长喘气声越来越粗:「要射了……小骚货快点……」说完竭尽全力把下身往上拼命挺耸了数下,膨胀到极限的龟头顶开妈妈娇嫩的子宫花芯口,淫叫了两声,就把滚烫浓浊的老精射进了温暖的子宫内。妈妈的子宫口像一张小嘴一样紧紧含着村长的龟头贪婪地吮吸着,直到把老头阴囊内的最后一滴精液榨干……高潮过后,两人都累得无法动弹,少妇趴在老头身上一动不动,雪白的两腿间,娇嫩的花瓣微微张启,一股浓白的精液从花唇中流出。「宝贝,真是爽死我了,你越来约骚了,哈哈」村长猥琐的说着,妈妈千娇百媚的对村长说「村长大人,那我儿子到镇上工厂上班的事,你马上去办啊」,「放心,那是我儿子开的厂,不是一句话的事」,说完搂着妈妈亲亲抱抱。原来妈妈是为了我工作的事才讨好村长,我心里不是滋味。后来我真经过村长介绍,来到镇上的工厂上班,打了几年工,我认识了同样在厂子里打工的小红,小红家是我隔壁村的,我两慢慢好上了,我回村就让妈托村里的媒人去小红他们家提亲,没想到小红她爸嫌我们家穷,一口回绝了,我不甘心去找小红,她说她妈得病走得早,家里兄妹几个都是靠他爸养大的,她不能违背她爸的意思,要和我断了,我回家十分伤心,好几天都不吃饭,妈看在眼里也十分难过,有天妈说她有办法,就提着礼物去小红家了,第二天早上才回来。回来后妈说小红她爸同意了,下个月结婚,不过我们结婚后要养她一个弟弟到工作,我开心极了,和厂里请了假,在家里和妈置办婚礼。我发现妈从小红家回来后,隔三差五就去小红家,一去就是半天,有天我悄悄跟着她来到小红家,我远远的看见老丈人迫不及待的将妈妈拉进了院里,又四周看了看,关上了门。不过还好,老丈人家院子的围墙不高,我很容易的便翻了进去。透过窗户看到妈妈此时正和老丈人坐在床边,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,老丈人急不可耐,伸出手去摸妈妈的奶子,「亲家,别这么急,又不是不给你」,老丈人笑道:「宝贝,又不是第一次了,要不是你答应和我操,我才不把闺女嫁给你那穷儿子呢」说着,张开大嘴,就亲了上去。老丈人抱住妈妈就是一阵猛亲,对妈妈那张红润的小嘴更是爱不释手,还伸出那条长长的舌头,钻进妈妈的嘴里舌吻。不一会,妈妈便被剥得一丝不挂,看着妈妈那白面似的,又圆又大的乳房,老丈人兴奋到了极点,用双手把妈妈的两个奶子箍起来,用力的往嘴里喂,还发出了恶心的啧啧声。老丈人一边尽情的玩弄着妈妈的美乳,一边将手伸向了下面的茂盛之处,当他的手第一次接触到妈妈肥美的阴唇时,妈妈浑身顿时一震。村长见发现了妈妈的敏感点,连忙趁热打铁,掰开了妈妈两条修长的大腿,将头埋了下去,用灵活的舌头去舔吸。当下身的快感不停的传来,妈妈的身体开始发热变红.在老丈人舌头的节奏下,妈妈发出了天音吧的哼哼声。妈妈的阴道里流进了不少老丈人的口水,老丈人的嘴刚一离开,那些口水就从妈妈的肉穴里流出来,顺着大腿流下去。这时老丈人按着我妈的头往他胯下按:「帮我也吹下,上次我教过你的」妈妈一只手握住大鸡巴,嘴唇含住了老丈人的鸡巴,来回的吞吐着,偶尔还用舌头来回的舔弄着老丈人的龟头,老丈人的鸡巴在妈妈的舔吸下越来越硬,老丈人再也沉不住气了,喘着粗气对妈妈说:「美人儿,快来吧,我忍不住了……」说罢往床上一躺。妈妈主动爬上了老丈人的肚子,把龟头对准肉洞口,另一只手伸出修长洁白的中指食指按在两片阴唇上面,轻轻分开黑黑的阴唇,露出一个水汪汪的风流洞儿,肥臀往下一沉,「滋」的一声,龟头借助淫水的润滑,一下挤进了妈妈紧窄的肉洞里,美少妇和老头同时舒服得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。肉棒整根被吞入阴道。妈妈挺动着她的雪臀向后迎合着老丈人,想要让粗大的龟头更深的插入。穴内的肉壁紧夹着的大鸡巴,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……老丈人不停地操着妈妈,并拍打着妈妈娇美的臀部,他的腰部与妈妈的屁股相互撞击,发出啪啪的声响,妈妈的双乳像吊钟样垂下来,双眼迷离,如痴如醉。二人结合处不断流下黏稠的爱液,直滴到床上。过了一会儿,他们换了姿势,老丈人让妈妈趴在床上,屁股翘高,老丈人在后面对着妈淫汁淋漓的阴户用力插入,强烈的冲击直达子宫,同时阴核也受到压迫,妈妈像条母狗般他从后面大干着。到了后来,只听到妈妈淫浪的呻吟和他急急的喘气声。在数不清的撞击后,妈妈发出哼声,如此便达到高潮,全身颤抖。老丈人的阴茎跳了几跳,一股滚烫热麻的精液直往子宫射去,他每用劲插一下,就射出一股,把子宫颈烫得热乎乎。连续七八下,直到整个阴道都灌满了精液为止。他畅快把的阴茎由妈妈的阴户中抽出来时,白色精液也从阴唇里流出来,他两躺在床上喘着大气。我和小红顺利结了婚,农村家的孩子娶妻不易啊。字节数:7319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