妓女桥

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。说实话,我并不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眼睛不大,嘴唇也厚了点,唯一值得提及的也就是我的身材,或许饱满的乳房和浑圆的屁股是我能过到现在的唯一本钱吧。我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上衣,没戴乳罩,下面穿着短牛仔裤衩,松糕拖鞋,然后把避孕套、卫生巾、零钱、装到口袋里,我再次对着镜子看了看,扭扭嘴,走出家门。……在和平路最繁华的地段有一座人行天桥,学名叫‘三星桥’,因为当初建造的时候是由在华的韩国三星电机有限公司掏钱建造的。这座桥可能有3年了吧,建造得很好,很结实,全部都是钢筋结构。入夜,十点以后,在三星桥的两边就会出现扫街的小姐,我便是其中之一。每天都是如此,小姐们换了一拨又一拨,总有新的小姐出现,所以背地里人们把‘三星桥’称为‘妓女桥’。……我慢慢的在桥上溜着,不时的和几个同行的小姐打招呼,其实也就是点点头而已,俗话说‘同行是冤家’,干这行尤其如此,如果男人只有一个,玩谁谁就能挣这个钱,出来做,谁不想多挣两钱呢?所以,在这里经常发生小姐打架也就不奇怪了。唯一一个和我聊过的,是个花名叫‘红春’的女人,她好像28、9岁了,带着一个孩子,老公已经出走5年了,临走的时候什么也没给她们娘俩留下,只留下一笔巨大的赌债,后来有人上门讨债,红春没办法,卖了仅有的一个独单,带着孩子住在姥姥家,红春没工作,又欠许多债,孩子还要钱,姥姥也有病,几下夹击,红春就干起了这个营生。……今天的天气不错,秋高气爽,站在桥上向前望去,宽阔的马路上车来车往,两边的路灯也十分明亮,远处,高耸大厦上的灯光点缀着城市的夜景,好一片繁华景色。我正看着夜色,后面有人拍了我一下,我回头一看,一个高挑的女人,和我一样的长长披肩头发,白色的上衣,皮短裙,还穿着白色的丝袜,脚上也是流行的高跟凉鞋,她就是红春。说实话,红春比我长的漂亮,个子也比我高,只是身材差了点,乳房一般,屁股也不够挺,我们经常开玩笑的说,如果我和红春能把各自的优点都长在一起就好了,那样的话,妓女桥上我们肯定是最红的。红春眼睛里带着笑,我问她:“这两天你死哪去了?”红春笑着说:“大爽,我告诉你呀,我买彩票中奖了!这几天我给自己放了假,带孩子好好出去旅游了一次!孩子也跟我说了好几次了,我一直没钱,这次总算还了他的心愿。”我笑着说:“中了多少钱?”红春笑着说:“整整1000元的大奖!”我一撇嘴,不在乎的说:“哇!你别老土了,1000元还叫大奖?!最高可是500万呀!”红春乐呵呵的说:“不少了,不少了,够我干好些天的了。”说完,红春从口袋里掏出香烟,点上一支。夜色逐渐深沉,桥上的小姐也多了起来,藉着夜色的掩饰,有钱的男人们也开始行动了。三三两两的男人从桥上走过,我和红春隔着距离与男人们对眼神,我们不像那些小姐,有的小姐就好像多少年没尝过鸡巴似的,一见男人,不论老少都要往人身前凑合,往往弄得男人转头就走,我们只是很安静的站在那里,等待着男人的挑选。经常是这样,男人们甩开桥头的那几个讨厌的小姐,走到我们这边便慢了下来,然后主动一点的男人就过来问¤格,要不就是他站在那里使劲盯着你看,这时,我们就会主动的走上去问,如果有意思,大家就好谈¤格了。我和红春站在桥上,前面过去的几个男人的眼神都不对,我们也没上去,这时,走过来一个小个子男人,男人走到红春面前仔细看了看她,红春凑过去问:“先生,要特殊服务吗?”小个子男人忽然笑了,说:“多少钱?”红春一听有门,拉着男人的手小声的和他嘀咕起来,一会,红春便挎着男人的胳膊走下桥去,从我面前路过的时候她偷偷的冲我挤挤眼,我冲她一笑。我和红春都占用着距离妓女桥不远的一片临建房,那是一个已经荒废了许多年的工地,听说开发商骗了怠行的贷款以后卷包跑了,刚刚打完地基的工地便荒废下来,那边有许多临建房,正好可以让我们使用,反正不花钱。当然,如果男人有爽的地方,那更好,如果没有,就在临建房里爽,桥上的许多小姐都使用那个地方。我看着红春挎着男人的胳膊消失在那片临建房里,心说:男人呀,还是看模样,然后才是身条,只可惜我的模样一般,如果我有红春那样的模样,我肯定比她能挣钱。我正想着,一个男人走了过来,打老远就盯着我看,我注意到他,心情忽然好了起来。我看着他,慢慢的走过去,小声的问:“先生,要特别服务吗?”这个男人的个子比我高点,带着眼镜,很文气的样子,大约30多岁,他听完我说话,点点头,然后说:“¤格多少?”我急忙靠过去,拉着他说:“¤格好商量,一次150,带口活儿。”男人听完摇了摇头,说:“我听朋友说,官¤都是100的,太贵了。”说完,他就想走。我急忙跟着他,小声的说:“哎,别走呀,¤格可以商量的,我的经验丰富着呢,又年轻,有活力!保证让您爽歪了,别走呀?”男人的脚步慢下来,回头看看我,一伸手比画了一下,对我说:“80!我只给这个¤。”我想了想,一咬牙,笑着说:“行,咱们走。”说完,我挎着男人走向那片荒废的临建房……我带着男人,走过几个临建房,一听里面有动静的就知道正爽着呢,我拉着他到了一个房子里,里面不太黑,但有潮湿的气味儿,男人把我的上衣撩起来,一手一个乳房使劲的捏弄着,我轻声的哼哼着,下面用手解开他的皮带掏进他的裤裆里摸着鸡巴,男人的鸡巴属于那种中等的,反应挺强烈,一摸就挺了。男人问:“喂!你叫什么?”我笑着说:“我叫大爽。”男人笑着说:“好名字,你浑身都爽,摸着都爽,大爽,把裤衩脱了,我抠抠。”我脱掉裤衩,光溜溜的站在那里让男人的手在我的里抠着,我轻轻的撸着他的鸡巴,嘴里哼哼着。一会,男人抠爽了,对我说:“来,叼叼鸡巴。”我心说:没看出来,还挺职业的,连圈子里的术语都懂。我蹲在地上,抬头看着他,笑着说:“带套叼?还是不带套叼?”男人急忙一摸裤子口袋,愣愣的说:“坏了,忘带避孕套了。”我笑着说:“没关系,我这里有,免费赠送。”说完,我拿起短裤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避孕套。男人见我有东西,笑着说:“真他妈的!打仗竟然忘带枪了!”然后他看着我说:“算了!套子一会崩锅儿的时候再用,你就这么光着叼叼。”我蹲在地上,把他的鸡巴含在嘴里快速的唆了着,干这个,时间就是金钱,只要男人出一次,就算一锅儿,如果还想玩,就再掏80元,所以我希望能用口活儿就把他叼出来,我左右伸缩着头,快速的用嘴撸着他的鸡巴,舌头在他的鸡巴头上打转,这一系列的动作,刺激得男人‘嘶嘶!’的直喘气,叼了一会,男人忽然对我说:“停!等会!”我吐出鸡巴,只见他用手掐着鸡巴根,饶是如此,他的鸡巴还是‘登登’的干挺了两下,差点没射出来。男人拿过避孕套扔给我,我打开,给他带着,男人长长的出了口气说:“行啊!你口活儿还真地道!扫街都可惜了,刚才差点没吐了(吐了:射精)”我笑着看看他,说:“大哥,我说过,80元保证让您爽歪了!”我帮他带好避孕套,扭过身子,用手扶着墙,然后分开腿撅起屁股,男人走到我的背后,用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,然后扶着我的屁股从后面把鸡巴插了进来,抽插了两下,觉得还算顺溜,他开始快速的顶着我,我一边随着他摇晃着,一边嘴里哼哼着:“嗯……嗯…嗯……嗯……哎呦……大哥好强!……哎……”男人一边用两手抓着我的两个乳房,一边急速的用鸡巴撞击着我,‘啪啪啪啪……’,我的哼哼声逐渐大了起来。叫春也是让男人快点射精的一招,叫春叫得好的小姐,就是比别的小姐能多挣钱,因为男人在她身上坚持不了多久,为了叫好,我和红春还特意借来VCD到我家里看黄盘,学习外国先进技术嘛!眼睁就是能多挣钱,还让自己少受罪。男人随着我哼哼声,动作越来越大,每次大力的撞击,让我的脸都快贴在墙上了,我也使劲的往后顶着,嘴里急速的喊:“大哥!加油!快出来!大哥!加油!快出来!操的我爽!您也爽!咱俩一块爽!…啊!啊!啊!…哎哎哎!…”男人差点捏爆了我的乳房,鸡巴猛的在我的里快速的猛挺三下,‘突突’的射出精液来!男人一边射精,一边摇晃着自己的屁股,鸡巴插在我的里也跟着摇晃,“嗯!……”男人长长的出了口气,把鸡巴拔出来,说:“还真爽!你的也真紧,80块,值!”我回身把他的避孕套撸下来,随手扔到一边,然后笑着说:“大哥,您记得呀,我叫大爽,下次再来,一定要找我,其他的那些鸡呀,都有性病!脏着呢!活儿也差劲!”男人接过我递给他的卫生巾,一边擦着鸡巴,一边说:“大爽,除了口活儿,还玩别的吗?”我一边穿着短裤,一边笑着说:“哎呦!瞧您说的,干我们这个,什么不会呀?叼鸡巴玩口活儿,舔屁眼加磅,崩锅打泡爽小鸟,走旱路走后门,冰火,双飞,三人行……这么说吧,只要您叶子(叶子:钱)给足了,还不是想什么来什么?”男人笑着听完,说:“霍!真没看出来,你还够职业的?行!下次到我那去,咱们好好玩玩。”说完,男人掏出钱给我。我仔细的点了点钱,整好80块,我把钱塞进短裤的一个暗兜里,然后挎着他走出临建房,直走到大马路上,才和他分手。我看看天色,估计也就10点多一点,今天运气不错!一上来就开张了,我向妓女桥走去,忽然听到有人叫我,我回头一看,只见红春刚送走那个小个子,正从临建房那边走过来,我站在原地等着她。一会她走过来,对我说:“行呀你!比我接的晚,出来的还比我早,挣了多少?”我笑着说:“今天手气不错,开门红,弄了个‘发财’。”红春一撇嘴,坏笑着斜着脑袋看着我说:“那男的真小气!爽身子还划¤!你猜猜我挣了多少?”我心里有点嫉妒的说:“我哪知道?你比我靓,挣的自然比我多了!”红春听出我的口气,笑着说:“行了!以后咱们还一块站街呢,要是有出活儿,咱们还得一起搭伴呢。”说完,和我一起走向妓女桥。我拉着她问:“你说,挣了多少?”红春一笑:“比官¤高点,150,让那个小个子不带套的爽了爽后门。”我笑着说:“疯了你!不带套子爽后门,你也不怕得上‘爱子’!”红春笑着说:“还说呢!那小个子真损,想把棍连蛋一块塞进去!差点没把我屎给弄出来!”我哈哈笑着说:“活该!谁让你这么让他干的。”红春推了我一下,我们互相逗着走向妓女桥……过马路的时候,一辆白色的轿车缓缓开了过来,车里坐着个男人,我注意到男人的目光彷佛盯着红春,我站住,拉了红春一把,红春也停了下来,她也看到车里的男人了,此时,轿车已经缓缓开到我们面前。红春弯下腰,仔细的看看男人,突然露出那种小姐惯有的笑容,急忙走了过去,我也跟着凑过去看。车里的男人摇下车窗,笑着对红春说:“真巧,在这又碰上你了。”红春笑着说:“哎呦!咱们真是有缘呀!前两天刚……在这又碰上了。”我走近看了看,车子里的男人稍胖,看样子,个子比我还要矮,穿着时而高贵,手腕上带着金表、金链子,在路灯的照射下闪闪发光。男人满脸笑容,胖乎乎的脸蛋直颤。他看了看我,然后对红春说:“你姐们儿?”红春看看我,然后靠近他,小声的笑着说:“是呀,我妹妹,干妹妹。怎么着?张老板对我妹妹有兴趣?……反正我们姐妹也闲着难受呢,要不咱们找个地方聊聊天?”张老板嘿嘿的笑着说:“我哪有时间呀,我还有事情呢……”还没等他说完,红春接着说:“咳!那没关系,张老板,不是我说,只要您订了我们姐妹,我们等着您。”张老板也不说话,只是看着红春笑。红春有点着急了,说:“怎么,您不相信我?我可是真的!”张老板忽然看了看车的反光镜,对红春说:“大马路上怪不方便的,你上来吧。”红春顿时眉开眼笑的打开车门,然后对我喊:“大爽,来,上来。”我也笑着对张老板点点头说:“张老板是吧?早听红春提起过您,您好。”张老板也笑着冲我点了点头,我发现他的眼睛直在我的身子上转悠,知道有门,急忙上了车。张老板把车停在路边,红春一进了车,只剩下我们三人,她开始放浪起来,说:“张老板,我妹妹,花名大爽,人好,活儿浪!粘身就爽,保证过瘾。我那就别提了,您说句良心话,上次把您伺候的怎么样?您说句公道话呀?”张老板笑着说:“好,好,上次挺过瘾的,我服了你了。”说完,张老板突然回头瞟了我一眼,继续说:“前儿个听几个哥们在一块打屁,聊到你们身上,说的我热血沸腾,当时就想找两个小姐爽爽!可惜没有,这两天身子一直觉得扭,尤其是那个地方,总觉得不老爽的。”红春听完,一拍大腿,说:“咳!您怎么不早说呢!就凭借您老的财力,只要您一句话,多少小姐还不是乖乖的把屁股撅起来,您呀!竟委屈自己!……要不这么着,今儿您把我们姐妹包下来,我们任您处置,您看成不?”张老板听完,嘿嘿的笑着说:“好,好,要不咱们定个时间,大家一起出来聊聊天?”红春听完,嘻嘻的一笑说:“好!就听您的,就今儿晚上吧。”张老板看了看表,然后想了想,说:“好,就这么定下来,我先去办事,回来的时候我接你们,万一有事情不来,我给红春打传呼。”我和红春点头答应下来。我和红春站在桥下,看着张老板的轿车渐渐远去。我笑着打趣红春说:“行呀你!多咱傍了这么个款?”红春笑着说:“外涝了,前儿个刚跟他崩完一锅,真没想到在这又碰见了,不过我说呀,这个可真是个款,你知道人家是怎么玩小姐的?哎呦,把钱铺在地上,让小姐光着屁股在上面打滚,粘上身子的就拿走!”我说:“是吗?真够有钱的!”红春一笑,说:“不过,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,你知道人家的钱怎么拿?嘿嘿,崩锅以后,把钱塞进小姐的屁眼儿里面……哈哈哈……”我听完也笑了起来,心说:真够损的!我和红春就在桥口来回溜,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一边看着过往的男人,红春不一会就被一个男人问¤,谈好以后,她着男人去临建房,我仍旧站在原地等待着。一会,又来了一个问¤的,一个中等个头的男人,挺◇梧的,虽然他没穿军装,可我怎么看,他都像个当兵的。男人浓眉大眼倒是很精神,他走过来,左右张望,可又不说话,我心里好笑,心说:这么大个男人,像个小偷似的。我甩甩头发,慢慢的走过去,眼睛直盯着他,我走到他跟前,小声说:“大哥,要特别服务吗?我这里¤格便宜的,保证让你爽歪。”大个子犹豫了半天,才小声说:“我只想摸摸,能不能便宜点?”我心说:不崩锅没意思,不过呢,有,总比没有强吧?我笑着说:“行呀,您看着给,不过再少也别少于50,这个是最低¤了,再没有比我更便宜的了。”大个子突然脸红起来,转身就走。当时把我弄得一愣,我心说:刚说好¤,怎么走了?大个子走出没几步,忽又转回来,他迅速的掏出50元塞进我的手里,说:“有地方吗?”我急忙把钱攥紧,挎着他的胳膊向临建房那边走去。一边走,一边说:“大哥,第一次出来玩吧?”大个子吃惊的看看我,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心里好笑,心想:看你的样子早知道是个雏了!今天非让你把钱都掏出来不可。我笑着说:“看您的紧张劲儿就知道了。”大个子‘哦,哦’的干咳两声。我笑着说:“其实呀,别那么紧张,出来玩不就是图个乐子吗?只要自己爽了,就行了,一看您就是个老实人,没摆弄过女人吧?”大个子看看我,摇摇头,问:“什么叫摆弄女人?”我看着他‘嘻嘻’的笑了一下,说:“就是玩女人呀。”……我拉着他进了临建房,进了房子,我把衣服脱了,光着屁股站在他面前,腻声说:“大哥,我看你也是个老实人,咱们有这段露水姻缘也是缘分,这样吧,你再给50元,妹子让你爽够了,怎么样?”大个子用眼睛死盯着我的身子,直咽唾沫。我笑着拉起他的手,放在自己的上说:“来,摸摸,多潮呀,摸摸乳房…怎么样?够挺吧?……来,大哥,妹妹给你摸鸡巴,你多给50元,咱们崩一锅儿,那才叫玩呢!来呀……”我用手拉开他的裤链,掏出他的鸡巴,‘豁!’好大的个儿!不过到和他的个头成正比了,连鸡巴带蛋子,托在手里直压腕子!我轻轻撸弄着他的鸡巴,一会的功夫就立起来了,好家伙!鸡巴头火烫火烫的,拿在手里都觉得吓人。大个子浑身都微微的颤抖,毕竟是第一次玩,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结婚,但从他激动的样子就知道他很少碰女人,做我们这行的就喜欢碰到这样的雏,又热情,又肯给钱。我用手加力的掏了他鸡巴两下,大个子就从口袋里又拿出50元塞给我。我嘻嘻的笑着把钱收好,帮着他把裤子脱掉,然后我撅起屁股,回头对他说:“来!大哥,插进来,咱们爽爽。”大个子一个箭步走过来,挺着鸡巴在我屁股上乱杵,我急忙伸手扶正他的鸡巴,对准眼,然后说:“使劲!往里杵!”大个子一挺身就插了进来!就是这么爽!跟雏打泡连避孕套都不用带!大个子一下下的开始操了起来,力量之大,简直难以想像,那么粗的一个大货,全根插,全根出,这次我真有点感觉了!“哎呦……哎呦……哎呦……哎呦……杵死人了……”我一边哼哼着,一边随着他前后的动着。大个子也不说话,只是闷头猛操。‘啪啪啪啪啪啪……’,肉和肉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,我浑身乱颤,腿脚发软,只觉得下面都麻木了,大个子还是保持着快速的节奏,一下下到位的操着,‘啪啪啪啪啪啪……'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我这次竟然找到了点感觉,觉得小肚子热热的,像撒尿的感觉,’真他妈的!干了这么多年,要是被一个雏给操得高潮了,那我以后还有什么脸扫街!‘我心里暗自生气,可感觉很到位,鸡巴顶得也很猛,每次都那么解痒痒,真弄得我欲罢不能了!我回头说:“大……大哥,停!”大个子不知道怎么了,急忙停了下来。我扭过身,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个子问:“你怎么了?累了?我怎么办?”我急忙笑着说:“谁说的!我不累,大哥,您可是给了100元呀,别光顾着崩锅儿,还有活儿呢,来,我给您叼两口。”说完,我凑近他的鸡巴,一口就把他的龟头含进嘴里,大个子惊叫了一声:“呦!”便一动不动的瞪大眼睛看着我唆了他的鸡巴。我使劲的唑住龟头,猛舔、猛吸,大个子突然浑身一个激灵,鸡巴猛的一挺,我急忙吐出龟头,猛的撸弄,只见’嗖!‘的一声,一股浓浓的精液就喷了出来,直兹到墙上!真够猛的!一直到他把精液都射完,我才放松了手,同时,心里也松了口气。大个子把我拉起来,好像很感激的说:“谢谢你!你真好!”我心里好笑死了。但我说:“咳!大哥,谢什么,下次再出来玩别忘还找我就行了。”大个子点头说:“一定!一定!”我们穿好衣服,走出临建房,刚把他送走红春就在那边招呼我了,我一看,原来是张老板的车来了,我纳闷,张老板来的挺快呀。我急忙笑着迎上去。红春和我坐上张老板的车,张老板启动了车子,笑着说:“今天应酬有变,我马上过来了,咱们找个地方,好好聊聊天。”红春笑着说:“就是嘛!我就知道咱们今天凑在一起就是缘分,张老板,咱们可说好了,我们姐妹今儿可算包给您了,您可不能亏待我们呀?”张老板呵呵的笑着说:“放心吧你,圈子里的规矩我还不知道?你们挣钱也不容易,大家都爽了,还能少你们的钱吗?嘿嘿……”我和红春也跟着笑起来……张老板的轿车飞快的行驶在马路上,我和红春坐在车里看着外面,已经深夜了,大街上的人和车已经少了起来。我坐在车上,用手肘碰了碰红春,红春看了看我,我用左食指圈了个圈,然后用右手中指插在圈里,红春点点头,用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捻了一下。小姐们如果搭档着出活儿,一般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势,只简单的打几个手势就可以摸清楚一些情况。我伸起左手大拇指,用右手食指在拇指上勾了勾,红春看见一笑,点点头。我也笑了起来。张老板的确很称钱,自己有好几套房子,他带我们到位于武区的一个独单,是直门独。我们进了门,房间里空荡荡的,不过要的东西却一样也不少,厕所里有淋浴,房间里有床,一张旧沙发,和一个旧的柜橱,另外还有一个旧电炉子,可以做水,张老板从柜橱里拿出拖鞋、肥皂、毛巾扔给红春,对她说:“你们俩去洗洗。”红春拉着我进了厕所,一会儿,我们洗完了出来,张老板已经把窗帘拉好,好几个避孕套扔在了床上,他脱光了衣服倚在床上抽烟,手里拿着手机,正打电话,见我们出来了,张老板笑眯眯的关掉电话,拉着我和红春一左一右的躺在他身边。张老板看了看红春,对她说:“去,把你的丝袜穿上。”红春下地穿好了丝袜,张老板一边摸着我的乳房,一边让我摸他的鸡巴,红春凑过来,张老板伸出手搂着红春,我们滚到了一起。张老板让红春躺在床上,他用嘴唑着红春的乳房,下面用手抠着红春的,红春浪浪的笑着,我则跪在张老板的腿间舔他的鸡巴,张老板的鸡巴又骚又臭,不过个头到是挺大,我用嘴使劲套着他的鸡巴头,老半天才有点发硬。张老板’嘶‘的吸了口气,然后让红春继续舔他的鸡巴,而我躺在床上让他吸乳抠,红春的口活儿也不含糊,快速的用小嘴套弄着他的鸡巴,张老板笑着说:“啊,爽!再使点劲!”红春加速的吸吮着他的鸡巴,张老板的鸡巴逐渐的硬了起来。张老板一骨碌身站在了床上,我和红春分别跪在他的左右,一个用嘴舔他的鸡巴头,一个用嘴舔他的蛋子,张老板舒服的仰着头,用手紧紧的掐着鸡巴根。玩了一会儿,张老板伸出双手,一手使劲按住我的头,一手使劲按住红春的头,然后挺着鸡巴轮流在我们的嘴里抽插,这个活儿叫’双△戏游龙‘,是口活儿中最爽的,张老板兴奋的左右忙活着,油亮的鸡巴头在我和红春的嘴里快速的进出,张老板兴奋的说:“好爽!爽!”红春笑着说:“张老板,怎么样?咱们姐们儿的口活儿还可以吧?”张老板的答覆就是把鸡巴插进红春的小嘴里使劲的抽了好几下,弄得红春直哼哼。张老板玩爽了,笑着对我们说:“来,你们俩猜拳,谁输了,我先操谁。”我和红春笑着互相猜拳,最后是我输了。张老板带好了避孕套,把住我的两条腿,把鸡巴塞进里用力的操了起来,回头对红春说:“你在后面舔舔我屁股,要把舌头伸进去啊?”红春浪笑着轻轻拍了他屁股一下,说:“行啦,我的大老板,哪次让你不爽了。”张老板回过头咬住我的乳头狠狠的操起来,“哦!……哦!……嗳!……啊!”我一声声浪浪的叫着,红春跪在张老板的屁股后面用嘴追逐着他的屁眼,使劲的用舌头舔着,张老板撕咬着我的乳头,屁股一会前后猛挺,一会在后面画圈,速度也是一会快,一会慢,鸡巴操在我的里使劲的挖弄着。过了一会,张老板吐出我的乳头,回头对红春说:“红春,你过来撅那,大爽,你舔我屁股去。”红春快速的趴在床上,用力的撅起屁股,用手拍了拍自己的,张老板跪在他后面把鸡巴顶了进去,我一骨碌从床上起来,趴在张老板的后面,我分开他的屁股,露出屁眼,张老板的屁眼黑黑的,长了几根毛,屁眼很潮湿,那是让红春舔的吧。我凑过去,用舌头舔着他的屁眼。张老板慢慢的动作着,大大的吸了口气说:“大爽,够地道!好!”说完,他伸过手来,使劲按着我的后脑勺,然后屁股使劲往后顶,我’不不……‘的哼哼着,使劲的用舌头挤进他的屁眼里。张老板一边按着我,一边开始快速的用鸡巴操红春,红春也开始’啊啊啊‘的叫了起来。这就是老嫖客们一直向往着的’双飞艳‘玩法,男人被前后夹击,十分的爽快哦!果然,在我和红春的努力下,张老板把今晚的第一炮放在红春的里!“嗯!嗯!”张老板使劲的哼了几声,鸡巴猛力的在红春的里顶了两下,然后一动不动了,红春也高高的叫了一声:“啊!”我就知道张老板射精了。高潮以后,张老板躺在了床上喘着气,我和红春贴在他的左右,轮流摸着他的鸡巴,张老板笑着说:“真爽!我歇会,一会咱们继续。”红春笑着说:“大爽,讲个黄笑话,让张老板乐和乐和。”张老板期待的看着我,我想了想,浪笑着说:“行呀,我说一个。”我把头靠在张老板的肩膀上,用手轻轻的撸着张老板的鸡巴,慢慢的说:“有一个小姐卖屁股,这时候来了个嫖客儿问¤,嫖客问小姐:’多少钱一炮?‘小姐伸出两个手指头说:’200块。嫖客啐了一口唾沫,骂着说:‘我操!你妈的是金呀!要200元?’嫖客又问小姐:‘多少钱一炮?'小姐伸出一个手指头说:’100块。‘嫖客又啐了一口唾沫,骂着说:’我操!你妈的是怠呀!要100元?‘嫖客再问小姐:’多少钱一炮?‘小姐伸出五个手指头说:’50块。‘嫖客又啐了一口唾沫,骂着说:’我操!你妈的是呀!要50元?‘嫖客最后一次问小姐:’多少钱一炮?‘小姐说:’我操你妈的不要钱!‘嫖客使劲的啐了一口唾沫,骂着说:’我操!你他妈的是傻呀!白玩不要钱!‘……”我正说到这,张老板和红春都’嘎嘎‘的笑了起来,我也跟着笑了起来,红春笑着说:“那个小姐不会是你吧?”我笑着拧了她说:“操!死浪!”张老板也笑着说:“大爽!说的好!来!给我叼叼!”我乐着低头叼起张老板的鸡巴,红春也浪浪的把乳头递到张老板的嘴边,张老板一口咬住乳头吸了起来。我摆弄了一会,张老板的鸡巴迅速的挺了起来,他对我说:“大爽,给我带套。”我拿起一个新的避孕套给他带好,红春跨了上来,骑在他的身上,把他的鸡巴塞进里,上上下下的骑了起来,我趴在张老板的大腿间舔着他的蛋子儿,张老板爽得’哦!哦!‘的叫了起来。一会,张老板把鸡巴从红春的里抽了出来,把避孕套撸掉,用鸡巴头对着我,张老板说:“叼!”我马上叼着他的龟头猛舔!舔了好一会,张老板让我重新给他带好套子,继续操起红春来。玩了一会,红春趴在了张老板的身上,张老板咬着她的乳头吸着,突然,张老板吐出乳头,对我笑着说:“大爽!舔红春的屁眼!咱们放个’双响炮‘!”我笑着说:“您呀,可真会玩!”说完,我趴在红春的屁股上舔起她的屁眼来。红春屁眼被舔,下面又被操着,双击之下,激动的嚷了起来:“哦!!……啊!!……啊!啊!啊!”张老板快速的挺着屁股,鸡巴猛的在红春的里操着,也大嚷到:“出来!出来!出来!射死你!狗操的浪!操死你!操!操!操!……啊!”我们逐渐疯狂起来!忽然,张老板一下子从床上起来,把红春压在身下,他将我推到一边,然后快速大力的操着红春,红春的叫声也一下比一下高:“哦!啊!哦!啊!哦!啊!”张老板猛的狠狠顶了几下,突然抽出鸡巴,把避孕套撸下来,一把抓着我的头发,鸡巴对准我的脸猛的射了出来!我也浪浪的叫了起来:“啊!……嗳!”这就是着名的玩小姐玩法’双响炮‘,一个挨操,一个挨射,射精最爽了!……那夜,张老板轮流和我们崩锅,直到凌晨,最后鸡巴仅仅是干挺,什么都射不出来了。我们休息了一会,早晨的时候,我和红春洗了澡,红春和张老板结帐,张老板果然出手大方,给足了我们怠子。我和红春笑着谢谢张老板,我说:“张老板,下次,还找我们呀?保证让您爽。”红春也说:“是呀,没事的时候,叫鸡呀,又爽鸡巴,又解烦腻,最爽了!”张老板应和了几句,打着哈欠说:“行了,行了,快走吧,我还睡会呢。”我和红春笑着走了出来,门马上关上了。清晨,空气新鲜,我和红春找个地方吃了早点,然后把钱分了,相约晚上在妓女桥见面,然后分手各自回家。……为了生存,无论一年四季,刮风下雨,我们都要站在那钢筋水泥的妓女桥上,看着这个世界发生变化,看着男人强装笑脸,这样的生活不知道会在时间的哪个点上结束,但现在,就在此时,还在继续,还在继续……迷茫……【完】